首页>文苑广场

我与读书


2018-06-06 来源: 晋华宫矿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  在母亲眼里我算是个有文化的读书人,若遇到什么大事小情总是会与我商量,听我的看法。她常说我识文断字,懂得多看得远,所以总是那么相信我肯定我。其实,只因母亲不识字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,我这初中水平的女儿自然成了她眼中的“文化人”。我知道我既不是文化人也不是读书人,姑且算是个爱书人。
  中考的失败狠狠地教训了当时那个不懂得努力和珍惜的我,看着几个发小喜气洋洋地步入自己理想的学校,有上高中的,有上中专的,而我只能选择留在矿上上职中,学的是缝纫专业,每天上午文化课,下午缝纫操作课,与读书好像更远了。但是,学了鲁迅的《祝福》、《记念刘和珍君》几篇文章后,突然又萌发了想读点书的念头,自己家除课本外再无其他,于是信心满满地向邻居借了鲁迅的小说集《呐喊》、《彷徨》,可惜当时也没怎么读懂,以至于对自己的阅读能力开始怀疑直到放弃,归还后,便不再想读书的事了。但心里依然坚信,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  后来,参加工作了,而这份工作则是一个需要体力和吃苦的岗位——拣矸。在那煤尘飞扬、轰隆震耳的煤溜旁,我用二十岁年轻的心寂寞地体会着平凡,现实环境的苦、脏、累对于青春明媚的年纪不只是身体的历练更是精神的考验。在那段艰苦的工作中,我又一次想到了书,或许书中会有化艰苦为快乐的良方。于是和惺惺相惜的同事小花一起在矿图书馆办了借书证,记得只借读过《简·爱》和《穆斯林的葬礼》这两本书,之后由于各种原因又一次与读书告别了,只偶尔买几本《辽宁青年》看看。
  结婚后,直到两个孩子稍大些对书表现出极大兴趣时,我潜藏在心底的那份对读书的惦念和遗憾逐渐浮出生活,并把这份情愫转嫁给了孩子,我是爱书的,尽管不读。所以,只要孩子提出要看的书,我几乎都买回家。从孩子上小学到现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,我无意中似乎成了一个藏书爱好者,从注音版的幼儿读物到现在的中外名著、古文古典名著、军事、散文、小说,还有我的书法碑帖等等,如一个小图书馆,齐齐地摆放满家里的三个书柜。多年的积攒的这些书是家中最为珍贵的财富,也成了两个孩子的良师益友,两个人能有现在较好的学习成绩与他们爱读书是分不开的,这是我很欣慰的。我却很少翻看,总想以后有时间了不忙了定会细细品读,事实上我还根本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。看似时刻抱着手机不停地读着,但大部分都是些碎片化的杂文趣事、信息广告,浏览而已,嗅不到半点书香的味道。
  不曾想,前年夏天我左小腿骨折竟然换得了读书的习惯,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骨折手术后,我饱受皮肉之苦,整日躺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,情绪时好时坏。在女儿的鼓励下,我学着坚持每日读书,刚开始心不静,一行一页来回看,眼看心不读,怎么也读进不去,可我的腿只允许我在床上或坐或躺,脚到不了任何地方,别无选择,只好无奈地服从眼睛,慢慢地在不得不被约束的三个月里,我竟然读完《围城》、《活着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等十几本书,对我来说真是改变和进步。最有感触的是读第一本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这是女儿为我推荐的。她说这位作者是坐着轮椅写的这本书,其中有些境况与我当时的境况相似,读起来会有同感,确是如此。尽管我只是短短几个月的站不起来,但是当时的心情却是一样的。“窗外的小花园已是桃红柳绿,我已经不敢去羡慕那些在花丛树林间漫步的健康人,我回忆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是什么感觉,想走到哪就走到哪是什么感觉,甚至相信危卧病榻,难有无神论者……”作者史铁生这段话简直就是在描写我骨折后的心情,当然书中更多的是精神力量。也许正是有同感,我便更能感受到他所传达的精神力量。“生命以美的形式证明其价值的时候,幸福是享受,痛苦也是享受,没有痛苦与磨难你就不能强烈地感受到幸福,生命的意义在于你能创造过程的美好与精彩。”在默默地阅读和体会中,我康复地也很快。
  三毛说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,梁文道说读书到最后是为了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这个世界有多复杂,余秋雨说读书最大的理由是想摆脱平庸,读书到底为了什么,收获什么,或许只有真正读了书的人才晓得。我在慢慢学着自省、静心、独处。 (刘引弟